允夏natsu

【晓薛/宋薛】降妖(二)

傻洋洋真可爱

虎牙减一:

( ’ - ’ * )进入瞎写模式……


经过几日的相处,两人确定薛洋傻得不轻,心智如同六七岁一般,还带着猫的习性——偏偏他又忘了怎么变回原身,于是晓星尘和宋岚就瞅着个小少年每天舔爪子,晒肚皮,翻箱倒柜抓老鼠,很是哭笑不得。
“只是不知道他这痴傻是天生的或是高烧所致。”
晓星尘说这话的时候,薛洋正猫在一旁舔他的手指,满是讨好的意味。那双亮晶晶的眼睛一瞬不瞬地盯着他,这让晓星尘很受用,伸手捏了捏薛洋的耳朵,后者便眯起眼睛,昂着头,一副极舒服的模样。
宋岚看准薛洋放松警惕,见缝插针地对那双耳朵伸出魔爪,结果猫科动物警觉地睁开眼瞪他,身子扭过去,一尾巴打在他图谋不轨的手上,还带出脖子上铃铛铃铃几声响。
宋岚:“……”
晓星尘:“咳咳咳。”
宋岚收回手,坐直身子,再给自己续了杯茶,假装刚刚无事发生,理性讨论道:“无论原因为何,他不好起来,我们也没有办法丢他不管。”
晓星尘自然配合他演出:“这几日在此处停留,敛芳尊也未曾出现,不知他们到底有何渊源……”
不过两人达成共识的是:他们的除魔卫道之旅不会因此而停歇。于是天明时,晓星尘和宋岚在这镇上休整数日后,终于往下一个夜猎地点赶去,只是这次身边还多带了一只小猫儿。
薛洋忘了如何变回原身,甚至不懂得收起兽耳和尾巴,两人只得购置了一条黑袍把他整个罩住,免生事端。
黄昏时两人一猫到了一座灵山脚下的小镇便收了剑,镇中不少人成群结队、行色匆匆,都是前来夜猎的仙门弟子。
若是平时,晓宋二人不介意和一些陌生的世家弟子同行,两人阅历丰富,可以帮衬这些小辈一番。只是今日带了一只小妖,却是避人耳目为好。于是并没有在镇上多停留,就向着山上去了。
薛洋走路时候会有轻轻的铃响,声音不大,闹市中没什么,在这静谧的林间却听得一清二楚。
晓星尘和宋岚发现,带上了薛洋,低阶走尸远远避着就走,不知道是这铃铛有驱鬼的用途,亦或是他们在畏惧薛洋本身。
难不成这小家伙这一世也修了鬼道……?晓星尘存了些疑惑,扭头往跟在身后的薛洋看去,而后者似乎察觉到他的目光,抬头看着他,那一双琉璃瓦一样的眼睛清澈而懵懂,晓星尘几乎瞬间都心软了。
他放慢了脚步,走到薛洋身侧,轻声问:“累吗?”
薛洋犹豫了一下,走在前边的宋岚便训道:“哪有这么娇气的。”
薛洋一听,嘴巴一撅,便躲到晓星尘身后去了,揪着晓星尘雪白的衣角,一副瑟瑟缩缩的模样,像是被吓到了。
晓星尘赶紧哄:“没事的,我们找个开阔的地方歇一下。”
薛洋看了眼宋岚,犹犹豫豫道:“……可以吗?”
晓星尘给宋岚使了个眼色:“当然可以。”
宋岚只得点头,兀自郁闷这猫为什么不亲他……难道是在他醒的时候吓到他了?
于是三人在山溪边扫出一块空地,晓星尘看了眼天色,便嘱咐道:“阿洋在这里等,我们去拾点柴火,不会离太远的。”
薛洋乖乖点头,晓星尘转身,却又发现薛洋别住了他的衣角,细声问道:“星尘哥哥会不会去了不回来了?”
晓星尘连忙道:“当然不会。”
薛洋这才放心地松了手,又举起爪子挥了挥:“我等你回来哦。”
晓星尘忍不住笑,还想多说几句,后边的宋岚出声打断:“早去早回为好。”
然而直到两人走远,薛洋也没给他说一句“等你回来”。
晓星尘感受着宋岚身上散发的煞气,斟词酌句后小心翼翼问道:“子琛,你……心情不好?”
宋岚对此一口回绝:“没有!”


薛洋目送两人的背影没入林子里,自己和自己玩了会儿,觉得闷得慌,便扯下了帽子,露出一双兽耳。
世家弟子夜猎总爱往深山里寻,少到此处,此时四周静谧无人,唯有风穿过林子的声音。薛洋兽耳一动,像听到了什么动静,转头朝林子里望去。
那处果然传出一声娇笑:“不愧是闻名遐迩的九命猫妖,这都被您发现了。”
薛洋歪了歪头,那树丛里发出窸窸窣窣几声,接着竟钻出一只黑猫,一金一绿两只猫目正盯着他,一张嘴,竟口吐人言:“得知您大驾光临,吾王已在山上设宴,特来邀您前往。”
薛洋眨眨眼,显然一个字都没听懂,他抿着唇想了想:“所以,你是想,请我吃饭吗?”
黑猫沉默片刻:“……您要这么说也可以。”
薛洋老老实实地回答:“虽然我很想吃饭,但是我要等星尘哥哥回来,再问他可不可以去。”
黑猫听罢,眯起双目:它只是修炼不过数十年的普通猫妖,却也听过这位煞神的大名。但眼前的薛洋毫无攻击性,除了外貌和气味,并无一处同传闻相符。莫非……
猫目瞳光流转,贪婪之意已涌上心头。须知妖族进化是弱肉强食的诠释,九命猫妖的心头血对普通猫妖无疑是修炼的珍品,此山猫王请君入瓮,横竖不过一场鸿门宴。
只是,若她今日独自杀了薛洋,反主又有何难?
思及此,她化作人形,阴笑一声便朝薛洋冲去。然而霎时间,银光一闪,白衣道士已从林间跃出,足不点地,已翩然落到薛洋身前,霜华出鞘,剑锋直指她心脏处。
猫妖欲退,身后又如鬼魅般出现一个黑衣道人,抱着剑,横眉冷目:“回去告诉你主子,别再打他的主意。”
黑猫见势不妙,化作原形拔腿就跑,临走还不忘嘲讽:“哼!堂堂九命猫妖,竟沦落到靠两个道士庇护,简直是耻辱。”
等那黑猫蹿进林中,薛洋终于反应过来,指了指自己:“她说的九命猫妖是不是我啊?”
晓星尘:“……”
宋岚:“……”
两人并无意再追,晓星尘收剑回鞘,道:“听闻此地猫妖顽劣,常作恶伤人,这座山正是它们的老巢。”
宋岚点头:“此次夜猎,怕有不少人就是冲着这群猫妖来的,毕竟猫妖的双目价值不菲……”
说到这里,两人不禁同时转头打量薛洋:九命猫妖,可以说浑身都是宝。他的一双眼睛怕是价值连城,只是这几日两人都不见薛洋现出猫目。也亏如此,并不太引人注目,也算傻猫有傻福。
薛洋本人并不自知,他正自言自语:“怪不得我多了一双耳朵和尾巴,原来我是猫哦!”
晓星尘:“……”
宋岚:“……”
晓星尘偏头疼。如此这般,深山里的猫妖对薛洋虎视眈眈,他们不好犯险深入。只是天色已晚,不如就在这附近呆到天亮,下山安顿好薛洋后再从长计议。
宋岚也同意,于是晓星尘提议由宋岚守着薛洋,他入林子将方才情急下抛下的柴火拾回来。
宋岚哪里看不出晓星尘的好意,只是他一走,薛洋就自觉离他三尺开外。宋岚纠结半晌,终于主动开口,说的却是:“你要是不怕死就再离远点。”
薛洋闻言,沉默,纠结,最后不情不愿地挨过来一步。
宋岚心头一喜,面不改色地朝薛洋挪了一步。结果薛洋如临大敌,立马退开两步,双眼里闪着警惕防备的光。
宋岚默默无语,只好退了回去。
两人如木头人一样站了一会儿,宋岚心乱,又思绪万千,等他察觉到山风的气味不妥,已经被一双手从身后环住了腰……


晓星尘刻意在林中多呆了一会儿。他隐约察觉到有火光,抬头一看,是山林深处的火烟,不禁皱眉:“山火?”
等他细细分辨了风中的气味,不由得大惊:他们烧了木天蓼!
木天蓼的气味能吸引猫妖,并使猫妖进入短暂的假发情期,从而极大的降低了他们的攻击力。那些世家弟子欲捕猫妖,烧木天蓼也许是上佳之选。
只是——
“阿洋!”
晓星尘心下着急,顾不上别的,拔腿便往溪边跑去。

评论

热度(2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