允夏natsu

【all叶】把你弄坏是隐藏属性

翔翔好可爱……为什么一到老王那画风就变了@

一川烟草:

非常有病


 


以下正文


 


国家队领队叶修,get了一个了不得的小技能。


 


他发现他可以自由穿越队员们的梦境。


 


第一天叶修进了孙翔的梦。在梦里他看见不知道为什么穿着国家队领队衣服的孙翔正在会议室把叶修劈头盖脸地骂了一顿。


 


哦,对,那天因为孙翔的不专心,叶修说了他两句。小p孩子还挺记仇。


 


叶修迷迷糊糊地又进了李轩的梦。李轩在梦里仍然躺在床上睡觉,周围摆满了各种等身抱枕,看不清楚具体图片,但叶修想当然地认为宅男嘛,也就是巨O萝莉御姐小学妹之类的。


 


叶修没有窥视他人秘密的爱好,但是没办法,上天非要让他开金手指。而且他又不是那种嘴碎的人,看见了的东西第二天就当做自己忘了。


 


叶修本以为这样就可以把这个莫名其妙的小技能淡化,但他还是太甜了。


 


不,或者说国家队队员们的梦太咸湿了。


 


叶修又梦见了孙翔。这次他也出镜了。梦里的孙翔披着睡袍坐在床上,里面什么都没穿。叶修仗着没人知道光明正大地看了看孙翔下面,再比较一下自己的,擦,输了。


 


天赋异禀,是说孙翔。


 


人无完人,是叶修在安慰自己。


 


孙翔的表情有些急不可耐,眼睛一直往浴室里瞟。叶修的视线跟着一转才发现浴室里有水声。大家都是成年人了,孙翔要干啥一目了然。叶修正在纠结着自己要不要走开时,浴室的门开了。


 


紧接着,他看见一个一毛一样的自己湿着头发从里面走出来。


 


叶修的表情很微妙。


 


尤其是他看见自己穿着大一号的男友衬衫的时候。


 


没事,大概是自己房间的浴室坏了,这个叶修只不过是借个浴室洗澡。叶修这样告诉自己。


 


等孙翔非常急色地大步走过来把湿身叶一把搂住低下头亲他的时候,叶修震惊了。


 


两人像麻花一样纠缠着倒在床上,愣着的叶修总算反应过来,冲到紧锁的房门疯狂地扭动门锁。


 


放我出去啊啊啊——


 


无助的叶修呐喊着。


 


然而门是无论如何都打不开的,嗯嗯啊啊的交响乐自然也是关不了的。


 


等两人都来了第二发的时候叶修还是没有破门而出。更可怕的是他还听见背后的孙翔对气都喘不匀的湿身叶说了句“叫哥哥”。


 


湿身叶觉得太羞耻了本来不肯,但是最后被搞得实在受不了了哭喊着说:“哥哥我不行了,我要被你弄坏了!”


 


还在和门锁斗争的叶修听到这话终于忍不住,一头撞在门上。


 


一觉醒来,叶修黑着俩眼圈爬起身,长舒一口气。


 


还好是梦。


 


第二天,叶修梦见了王杰希。这个王杰希一身白袍,一副正人君子的样子,但是他正在搞的事情就很歪门邪道了。


 


“妖精,还不在本道长面前现出原形。”王杰希拍拍那个坐在他身上浑身上下泛红的叶修的屁股,大行替天行道之事。


 


叶修的眼睛开始泛红,不情愿地咬了咬下唇,金光一闪,露出了毛绒绒的红色的尾巴和狐狸耳朵。王杰希伸出大掌用力揉捏叶修的尾巴。叶修的尾巴闪躲地甩两下,最后自暴自弃地让王杰希抓住,额头抵在他的肩膀。


 


“呵呵,小妖精。”王杰希低笑着喊了一句,加大了动作力度。


 


一旁站着的无辜看片群众叶修扫了眼王杰希解下来的桃木剑。走过去提起来就想一剑穿了王杰希的心。


 


你个千年修得的老流氓!


 


没等叶修一剑穿心,他又是眼前一黑,再醒来就是自己的房间了。


 


叶修抹了把脸,看时间还早,倒头又睡。


 


再次陷入的梦境里,叶修走进了一间温室。他绕过层层叠叠的鲜花走进唯一发出声音的地方。那里有一个燕尾服男子侧身而立。手里是一支红玫瑰。


 


叶修眯眯眼睛仔细看,那标志性的小辫子和偶尔略显忧郁的眼神。可不是张佳乐那小子吗。


 


“看看你现在的神情,多么脆弱。”深情款款的张佳乐突然开口。


 


“像是娇弱得不堪风雨的玫瑰,身上带着的刺也是伪装的坚强。”


 


“我真怕我用力握紧你,就会打落你花瓣上的露珠。你就像是在哭泣一样,泪水顺着我的指尖流下。”


 


叶修扶住了旁边的一棵灌木,努力控制自己被张佳乐肉麻得打颤的腿。


 


他突然有些好奇张佳乐在那里自言自语要干什么。


 


“你看,你现在的表情充满了困惑。你想问我干什么?”张佳乐弯腰,把玫瑰放下。


 


叶修吓了一跳,以为张佳乐发现了自己。定睛一看,原来不是跟自己说话。


 


那他是和谁说?


 


叶修往前走了两步,等他看到真实的景象后,一下子掐断了旁边的一枝茉莉。


 


张佳乐你奶奶个熊!!


 


叶修看到的是平躺在花架上的一个青年,身上撒满了各种鲜花,面部被轻纱遮住,但看身材叶修也知道那就是他自己。那个自己抖着身子,不知道是因为快感还是因为别的什么,张佳乐低头隔着轻纱吻住叶修的嘴唇。


 


真叶修掂量着手中的花盆,琢磨照张佳乐后脑勺哪个部位拍能一招致命。


 


还没等他有所行动,叶修又醒了。


 


他磨了磨牙。


 


再这样下去,他真的控制不住自己对亲队友下手了。


 


等晚上再次做梦看见喻文州把那个梦里的叶修抱在餐桌上用力冲撞时真叶修已经非常淡然地照准一个看起来就能磕晕的桌角一头撞上去。反正做梦也不会疼,还能早点解脱。他可不想看关于自己的动作片现场,再香艳也不看!


 


于是叶修就这样经过了肖时钦的机械触手,周泽楷的办公室高h小秘扮演avi,方锐的厨房做甜点顺便来一发人体甜点普累。等看到他和黄少天赤果果倒在床上时叶修已经做老僧入定状非常无动于衷了。


 


不过让他惊讶的是,梦里的叶修解下了自己的领带绑到黄少天的手上并把他推到床头。黄少天一幅任君采撷毫不抵抗的模样。


 


真叶修有点小激动。


 


难、难道他终于要翻身咸鱼把歌唱了!


 


这个梦里的叶修亲黄少天亲得挺凶,要把人生吃了的模样。虽然都是看动作片,但这种就和之前那些的观感完全不一样了嘛。


 


叶修美滋滋地坐在地板上想看一会儿戏。


 


嗯嗯,不错不错,就是要把他亲得喘不过气,摸得手足无措。


 


哎呀,你要照顾一下黄少天的小兄弟呀,虽然是要上人的那个但不能光顾着自己啊。


 


叶修居然还有闲心点评起来。


 


等他看到梦里的自己伸手给自己扩张,接下来是熟悉的扶住、坐下、上上下下的时候,叶修震惊了,愤怒了。


 


这和我想得不一样!


 


黄少天嘬了动得欢的叶修嘴唇一下,喘着粗气笑道:“怎么样,这回让你自己掌握主动权,别再说老公就顾着自己爽不管你死活了吧?”


 


梦里的叶修不屑地哼了一声,说:“黄少天我警告你,你家兄弟现在在我里面。如果你再胡作非为作出昨天那种不听我的话非要在阳台来的举动,我就断了你家小兄弟的粮!”


 


黄少天连连求饶。


 


“宝贝老婆我错了,都是我的错。别生气哈你可千万别再断我粮了。”黄少天苦着脸,对叶修一言不合就断粮这种行为非常后怕。


 


“你自己来,我累了。”叶修往黄少天身上一趴就不动了。


 


黄少天的手腕灵活一动便解开了束缚,抱着叶修猛地翻了个身。


 


之后就是真叶修各种熟悉的嗯嗯啊啊你要把我搞坏了我不要我不要呜呜轻一点。


 


哦,这次还加上了老婆你好软老公你太大了。


 


叶修站起身走到阳台,非常悲壮地跳了下去。


 


醒来的叶修看下表,七点。他收拾收拾第一个到了会议室。等早会开完,叶修单独留下几个人。


 


“我怎么看老叶虚的很呢?”黄少天嘴闲不住开始嘀嘀咕咕。旁边的张佳乐刚想回答什么却被叶修飞来一眼刀。他识趣地闭嘴。


 


“我知道,训练压力很大,大家睡觉睡不安稳自然是正常情况。如果有什么需要,联盟也给队里配了心理医生,可以去咨询。”叶修语气平稳,突然话锋一转。


 


“但是,不要一天天进行一些没有意义的幻想!”叶修一一瞪过孙翔、王杰希、等人,“什么叫哥哥小妖精小甜心的一律不许!触手花瓣换装都给我省掉!还有……”


 


叶修瞪着一脸无辜的黄少天,那句不许叫我宝贝老婆怎么也没说出口。


 


“散会!”


 


留下众人面面相觑。


 


“你们说……叶领队今天为什么这么大火气?”肖时钦揣着明白装糊涂。


 


王杰希不紧不慢地喝了一口茶:“害羞了。”


 


黄少天掰了一根香蕉:“肯定是一不小心点错了技能,结果发现这波开大了呗。嘿嘿嘿,真是难得啊,叶修这么羞恼的样子。”


 


周泽楷没说话,垂着头默默想着什么。


 


喻文州微微一笑:“也不能把领队逼得太急了。惹哭了就不好了。”


 


方锐说:“别说得好像只有你心疼我就无所谓了。领队需要开开窍。”


 


张佳乐摆弄着手机,把一朵朵小花p在叶修的睡颜照上。


 


只有孙翔一头雾水:“你们在说什么?叶修为什么生气?”


 


孙翔是典型的晚上做梦一醒就忘。比起肖时钦的装糊涂,他是真迷糊。


 


——完


我勤快起来连我自己都害怕

评论

热度(41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