允夏natsu

【all叶】联盟禁止随地秀恩爱

呜呜~(>_<)~大孙好撩啊

一川烟草:

儿童节快乐哟


 


本来想改邪归正不写段子,但我怎么就管不住自己这手呢……


 


有病


 


正文


 


叶修谈恋爱了。


 


最先发现这一点的居然不是苏沐橙,而是一向寡言少语看起来完全不识情爱的周泽楷。


 


“周队是说,叶修现在正在热恋中?”喻文州根据周泽楷的只言片语推测出这个大消息。


 


“嗯。”周泽楷点点头。


 


“不能吧?叶修这种人还能谈恋爱?”李轩第一个表示怀疑,他认为叶修准备一辈子献身荣耀了呢。


 


“队里的前辈……也这样。”周泽楷皱着眉又憋出一句。


 


“是方明华?周队是说叶修最近的举动和已经结婚的方明华相似?”张新杰推推眼镜问道。


 


“嗯。”周泽楷点头。


 


这么一说,连孙翔都皱起了眉。


 


喻文州回忆起叶修最近反常的动作。貌似是从上周开始吧,有一次开会叶修的手机忘了调静音。当然也有可能是因为联盟给他配的新手机他根本就没花时间研究,不知道怎么调。消息提示音响起的时候叶修正带着他们分析a国的一个狂剑士。他目不斜视继续操作着鼠标。


 


等到喻文州上台分析的时候,叶修回到自己的座位抽空看了一眼手机,嘴角微微扬起的弧度扎得喻文州眼睛疼。


 


国家队紧张的集训过程中会安排一两次自由活动的机会。两周前叶修还晃晃悠悠地走在队伍末尾跟着大家逛,结果上周叶修推脱说自己不太舒服,窝在房间里窝了半天。本来喻文州以为叶修是比较宅想自己玩一会儿游戏。可是等他回来的时候叶修正在阳台打电话。


 


一个小时后,与喻文州吃晚饭回来,叶修仍然在打。


 


国际长途,打了不止一个小时,连晚饭都顾不上吃,根本不可能是和家人通话。喻文州当时已经有了一些推测。


 


结果昨天休息的时候,叶修走出训练室,因为休息时间短,他也不能走太远,就缩在走廊里一个阴暗的小角落,掏出手机贴在耳边。


 


叶修刻意压低了声音,不过有意无意听声儿的喻文州还是捕捉到了一些信息。


 


叶修轻笑着说:“肉不肉麻啊你。”


 


“好吧。我想你,想死你了,行了吧?”


 


“晚上聊。”


 


“啵~”


 


最后那个贴着话筒的亲吻让喻文州一颗心又酥又冷。


 


听叶修的语气,完全不像是和女朋友说话。


 


难道叶修谈了男朋友?


 


喻文州走神走了太长的时间,因为久久没说话连周泽楷都忍不住用黑漆漆的眸子凝视他。喻文州调整好心绪微笑了一下,对着一众国家队队员说:“具体事项我会和领队谈的。如果领队谈恋爱不影响正常比赛,也没必要大惊小怪的吧。毕竟联盟中可没有哪一条规定不允许国家队领队谈恋爱的。”


 


话说得简单,众人心里五味杂陈地各回各屋。


 


喻文州没有回房间,而是走到叶修的门口,抬起手,轻轻敲了两下门。


 


叶修把门从里面打开,脸上还挂着没有收起的笑意。他的神色有些惊讶。


 


“文州?这么晚了……有什么事情吗?”


 


喻文州笑了笑:“不是什么大事,是一些私人的问题。”


 


叶修虽然困惑但还是侧身让喻文州进来。


 


喻文州斟酌着词句:“领队最近看起来心情明显好呢。是有什么特别开心的事吗?”


 


叶修挠挠头,颇有些不好意思:“我表现得那么明显吗?”


 


喻文州一看这还真是恋爱了。他一边努力拼凑着一瞬间破碎的心一边想着怎样继续让叶修把那人的名字告诉他。


 


没想到一向不按套路出牌的叶修自己招了。


 


“我谈了个对象。”


 


“是、是电竞圈的?”叶修的直白反倒让喻文州有些无措,他难得磕巴一句。


 


叶修点头。


 


“我也认识?”


 


叶修还是点头,脸上浮起笑意。


 


“是……”


 


“是大孙。”叶修没等喻文州猜,自己不打自招了。


 


喻文州露出惊讶的表情。


 


叶修伸出手指挠挠脸,目光错开了点:“我觉得现在国家队正在关键时期,我身为领队不能掉链子。但是没办法这事儿赶上了,还是跟你说一句吧。我要是控制不住自己文州你还能提醒提醒我。”


 


喻文州呆呆地点头。


 


“本来我退役一回家我爸妈就给我安排相亲。我推了几次实在是推不掉了便去赴约。等到了酒店我一看大孙一个人坐在窗户边。我还挺惊讶。结果阴差阳错把他当成了我的相亲对象了。大孙这人也坏,明知道我搞错了还不告诉我,等人家姑娘晚上问我为什么爽约的时候我才知道自己被大孙骗了。”


 


“我想着对象黄了就黄了吧,自己也不是特别好就别耽误人家姑娘了。但是自从那次以后大孙就时不时约我出去玩。我说你自己不忙队里的事啊,他说带我这离家出走多年的土包子见见世面比较重要。”


 


“然后两周前我就出国了。结果上周大孙突然给我打来长途电话说,他本来不想在这个节骨眼上坦白,但是为了防止我被别的男人骗走,他要提前把我定下。”


 


说到这里,叶修又伸手挠脸,耳朵发红。


 


“然后我就稀里糊涂地答应了。”


 


叶修当然不能说他当时隔着漫长的距离听见孙哲平的嗓音,一股陌生的感觉从心底升起来,想念、欣喜、慌张,各种情绪纠缠在一起,前半生大半都是荣耀容不下别的东西的叶修第一次有这样复杂的情感,让他迷迷糊糊地点头答应了孙哲平。后来一想点头对方看不到,小声说了一句好。


 


之后的一切顺理成章。孙哲平不想让自己干扰到叶修,每天固定的时间给叶修打二十分钟的电话。如果遇到休息时间长的情况就多聊一会儿。


 


叶修觉得孙哲平这人也是没羞没臊的。他才答应了没两天,对方对他的称呼已经从正常的叶修到宝贝儿、心肝儿,叫得相当顺口。叶修说你好肉麻,他不听,还非要叶修隔着电话亲他一口,不然就不睡觉。叶修没办法,只好照做。后来倒是不用孙哲平提示了,叶修会自觉给他一个响亮甜蜜的亲吻。


 


叶修向喻文州保证:“我已经和大孙说了,比赛不是儿戏,不能乱来,所以从现在开始到比赛结束他不会给我打电话了。”


 


喻文州恍惚地点点头,不知道怎么走回的自己的房间。


 


他没有向队员们吐露领队谈恋爱还是和孙哲平的消息。但是每次看到张佳乐,他都忍不住露出有些同情的目光,搞得张佳乐一头雾水,转身又挤开黄少天缠着叶修去了。


 


但纸包不住火,没过两天国家队上上下下都知道领队他对象是孙哲平了。


 


孙哲平看见叶修发的不让他再打电话的消息心里郁闷,他知道叶修现在不能分心。但是两人摊牌的时机实在是不凑巧。一周,一对正常的情侣在这个阶段怎么也该牵牵小手亲亲嘴,速度快的话都有可能进行进一步的亲密接触。但是他俩可倒好,刚恋爱就异国。


 


孙哲平躺在床上瞪着锁屏背景,那是叶修双手抱着大杯的奶绿,洁白的牙齿咬住吸管,眼睛微微瞪大,和比赛场上光芒四射的样子不同,这张照片里的叶修表情有些迷糊。也是,他正一个人喝得开心,突然被孙哲平唤了名字,抬头茫然地看过去,孙哲平趁机拍下了这张照片。


 


孙哲平把自己的唇贴在锁屏图片上叶修的脸颊,停滞两秒后,他一拍床垫起身,抓抓自己的头发,从网上订了一张最近的飞往苏黎世的航班。


 


叶修看见孙哲平提着小行李箱戴个墨镜站在酒店门口的时候吓了一跳,结果最后一级台阶没下好,把脚崴了。孙哲平也不在那里凹造型了,快步走上前蹲下,手轻柔地握住叶修的脚踝,偏头问他疼不疼。


 


叶修大半的身体靠在孙哲平怀里。其实没有多疼,但看着孙哲平高挺的鼻梁和抿紧的薄唇他下意识地说:“疼……疼死了。”


 


 


孙哲平转过脸,墨镜里映出叶修睁大眼睛扮无辜的表情。他弯唇一笑,在叶修脸颊快速地亲了一口。说能不疼吗,都肿起来了。


 


叶修低头一看,果然脚踝那里肿起来好高。


 


孙哲平把行李箱交给酒店门童,背对着叶修蹲下来招招手示意他:“上来。”


 


叶修嘴上说着这不好吧,手已经搂住孙哲平的脖子。


 


孙哲平把他背起来。


 


叶修一个快一米八的男人体重不算轻。亏得孙哲平平日健身房跑得比较勤,还算有力气背他。


 


叶修晃晃腿,趴在孙哲平耳边问你怎么来了。


 


孙哲平嘴角下撇,有点委屈。


 


“你不让我跟你打电话,我只好亲自找过来了。”


 


叶修噗嗤一声笑了,他捏住孙哲平的脸侧,说:“哎,才谈一周你就不听我的话了?那以后岂不是更无法无天?”


 


孙哲平把他往上托了托,偏头说:“你还好意思说,你也知道咱俩才谈一周。你说,我们见上一面了吗?”


 


“狡辩!我明明是出征世邀赛,这是为国争光!”


 


“好吧亲爱的,等你顾了大家,麻烦你顾一顾小家,看看你独守空房的男朋友有多可怜。”


 


叶修笑着还要再说,没成想在大厅正好遇见一大帮要出去吃晚饭的国家队们。


 


见叶修与孙哲平亲昵的互动,一个个呆若木鸡。


 


孙哲平搂紧了叶修的腿,露齿一笑。


 


“晚上好,小朋友们。”


 


——完

评论

热度(34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