允夏natsu

【叶蓝】夫妻任务[8]

他是世界上最好的男人!!!爱他!

宝批龙:

*蓝·喝醉了·五岁打call模式开启:你懂个屁!叶神是世界上(仅次于黄少)最——好的男人!你根本不了解他!他游戏玩的好!正直善良!人又温柔!你知道他当年有多努力吗!(路人:我知……)你知道个屁!再bb就来竞技场单挑啊!小爷大号行不改名坐不改姓蓝——桥——春——雪!(撕心裂肺中)(主持人:我这儿全网直播呢快快快把他拖下去!哪儿来的醉鬼捣乱!还TM是个脑残粉!)(声音越来越小努力挣扎的蓝河)放开我——放开我——来竞技场单挑啊——


*第二天荣耀头条,标题鲜明一句加粗红色大字:“知名黄吹游戏玩家蓝桥春雪直播爬墙!”


配图:蓝河大喊.jpg  


配字:叶修他是世界上最好的男人!


*蓝河清醒后:我人也不要做了。




      叶秋的震惊还挂在脸上,他看了眼叶修风轻云淡的脸,立刻就知道他的混账哥哥又在耍他。


  


  叶秋冷哼了一声,叶修蹲下来去和蓝河聊天了。


  


  “小蓝,地下凉,起来说话。”


  


  蓝河抱着叶秋大腿,把人挂上去,死活不肯松手。


  


  “走走走走走开,没看见我在抱叶神大腿吗!”


  


  “看见了看见了,他的腿跑不了的,有空的时候再抱,现在先起来,好不好?”叶修不能跟醉鬼讲道理,只能拿出哄小孩子的语气来哄。


  


  “不行不行,我松手了,万一叶神走了怎么办!”蓝河皱着眉头深思熟虑一番,不放心,还是不肯撒手。


  


  叶秋被这个人模人样的小男生抱着,也很无奈。


  


  “你认错人啦。”叶秋提醒他。


  


  蓝河懵着脸抬头,他傻乎乎的样子看着乖巧的很。


  


  “你是叶秋吗?”蓝河理智的发问。


  


  “啊,是,是啊。”叶秋几乎下意识的回答了。


  


  蓝河把大腿抱的更紧了,还美滋滋的开口。


  


  “那就对了,是叶秋本人,没毛病!”


  


  兄弟俩一时间你看我,我看你,都没办法了。


  


  苏沐橙把手背在身后,歪着头道,“要不叶秋辛苦点儿,照顾下小蓝吧。”


  


  “我没问题。”这是叶秋。


  


  “不行。”这是叶修。


  


  二人几乎同时开口,三人之间,苏沐橙和叶秋愣住了,叶修咳嗽一声才开口,“蓝河跟叶秋不熟,他的性格要是明早反应过来,负罪感不是一般的强烈。”


  


  “你就骗他说,我是你就好了,喝醉的人不会注意细节的。”叶秋又提议。


  


  “是啊,反正你俩一模一样,不讲话的时候,我都分不出来。”陈果也同意这个说法,毕竟现在蓝河不肯松手,总不能上去硬扒开吧。


  


  “不行。”叶修还是坚持自己的观点,他伸手去拉蓝河,拉不动。


  


  “你看,这不是你愿不愿意的问题,人小蓝明显喜欢叶秋一些嘛,你这个‘叶修’得靠边儿站。”陈果站着说话不腰疼,在一旁释放嘲讽技能。


  


  叶修直起身体,趁着叶秋动弹不得,扒起叶秋的西装外套来了,叶秋大惊失色。


  


  “你干什么!”


  


  “我看你这件衣服挺好看的,跟你换着穿穿。”叶修淡淡的解释了一下。


  


  “无耻!”叶秋气的七窍生烟。


  


  “什么无耻不无耻的,没大没小,穿你件衣服怎么了,又不是不还你。”叶修终于把昂贵的西装外套扒下来了,顺便把自己的家乐福超市大减价掏来的兜帽衫给叶秋套上,“诺,这不还你了。”


  


  “你不要脸!”叶秋瞪着他。


  


  “你小气鬼。”叶修有样学样的鄙视回去,顺便套上了西装外套。


  


  叶修这回蹲下身,蓝河又懵了。


  


  “起来说话,你也不怕感冒。”


  


  蓝河脑袋里的神经都乱成了一团马赛克,盯着叶修辨识了老半天,终于松开了叶秋的腿。


  


  “怎么有,有两个叶神?”


  


  “惊不惊喜,意不意外?”叶修弹了下他的额头。


  


  蓝河的脸色不能用惨白来形容了,他皱着眉,肝肠寸断。


  


  “天要亡我蓝溪阁啊!”蓝河欲哭无泪,他还想着叶修抢他们boss的事情呢!


  


  蓝河絮絮叨叨的讲话,“蓝河对不起大家,对不起蓝溪阁,对不起组织的栽培……”


  


  “出息。”叶修笑了声。


  


  不过总算,蓝河放手了,叶修把他扶起来,众人都松了口气。


  


  唯独唐柔叹了口气,作为好闺蜜陈果,立刻就明白过来了。


  


  “太可惜了,你是不是脑补了什么?”陈果狡猾的笑。


  


  “啊?”唐柔愣了下。


  


  陈果摆了个我懂得的表情,唐柔心虚的移开目光。


  


  叶秋松了口气,立刻说明了此行目的。


  


  “跟我回家。”他很严肃。


  


  “不了,我得上班呢。”叶修拒绝了。


  


  “你上次就用的这个理由!”叶秋怒道。


  


  “是啊,那你这次要用什么老梗,老爸身体不好,老妈住院了,还是小点又死啦?”叶修很冷漠。


  


  “哼,小点好着呢!你死了它都不会死!”叶秋气炸了。


  


  “哦,那就好,就更不用我回去了。”


  


  “你!今天是我生日!”


  


  “生日快乐。”叶修开口祝福他。


  


  叶秋原本不是这个意思,他只是想说,‘今天是我生日,你就不能答应我回一次家吗!’。他已经十几年没有和叶修一起过生日了,叶秋话到嘴边,卡在了喉咙里,说不出来。


  


  “切!随便你。”叶秋只有自己生闷气。


  


  “你今晚住哪里?”叶修突然开口,“不会又和我挤一张床吧?”


  


  叶修住的那个小储物间床也特别小,他自己睡着就缩手缩脚的,再挤一个人,非得贴面不可。


  


  叶秋看了一眼蓝河,顿时鄙视起叶修了。


  


  “我住酒店,住你那儿表演人体缩骨极限的杂技吗?”


  


  “说不定是叠罗汉呢。”苏沐橙笑的甜甜的,叶秋知道苏沐橙,这是个漂亮的女生,也是个温柔的女生。


  


  他十分感谢这个女生,在叶修人生的最巅峰和他荣耀与共,在叶修的最低谷对他不离不弃。


  


  他也把苏沐橙当成半个妹妹了。


  


  “沐橙。”叶秋和他打招呼,他有点儿不好意思,毕竟这声招呼打的太晚了。


  


  “又见面啦,叶秋。”苏沐橙自然不会在意这些小细节。


  


  叶修扶着蓝河,开口喊,“搭把手啊你们。”


  


  “你这么厉害,你一个人扶啊。”陈果说,“没力气啦?”


  


  “当然。”叶修答应的爽快。


  


  “出息!”她学着叶修的口气嘲讽他,到底还是过来搭了把手。


  


  蓝河被搀扶着走出了酒店,他喝的酒后劲上来了,让他做什么都慢半拍。


  


  叶秋和众人一一打过招呼,接受了众人同款‘生日祝福’,急急的追上叶修。


  


  “你跑这么快做什么?”


  


  “是你走的太慢了。”叶修反驳。


  


  在座的人都喝了些酒,只有叶秋能开车,但是这么多人,除非来一辆大巴车,否则不可能全都带走,h市酒驾查的很严,大家都不敢开车,只能喊代驾了。


  


  “我来喊吧。”叶秋绅士的开口,包下了这些琐事。


  


  “啊,又麻烦你啦,每次你来都麻烦你。”陈果不好意思的摸了摸头发


  


  “没事,我哥天天麻烦你们,我还没说谢谢呢!”叶秋风度翩翩。


  


  陈果感慨,叶家的双生子一个赛一个的出色,哥哥温柔心细,弟弟绅士风度,兄弟俩的教养和风度都是常人难于比肩的,特别是叶修的性格,太稳了,泰山崩于眼前都能面不改色。陈果还偷偷和唐柔讨论过,叶家两兄弟到底什么来头,这绝不是小家小户能培养出来的大气。


  


  但是人家的家事,背后讨论总是不好的,陈果也就提了一两句,就接过去了,如今看到叶秋,又想起了自己曾经猜测的这些事儿。


  


  陈果在叶修照顾蓝河,叶秋负责照顾大家的时候,偷偷感慨了一句。


  


  “我以后要是能有这么两个儿子就好了。”


  


  “果果,你又胡言乱语什么?”唐柔笑着拍了一下她的脑袋。


  


  一行人有车来接,陆陆续续的走了不少,最后还剩下五六个人了,叶修蹲在地上,跟逗小狗似的逗蓝河。


  


  “你看,我这只手有个石头,这只手也有一个石头。”叶修两只手胡乱的换了一换,趁机把石头扔了,“你猜石头现在在哪里?”


  


  蓝河懵了一下,开始费尽心思的猜,叶秋看见了,鄙视他老半天。


  


  “你无不无聊!”


  


  “不无聊,有意思的很。”叶修摊开左手,没有。


  


  蓝河只好费力的去扒他的右手,喝醉的人力气不大,软绵绵的,叶修故意捏的紧,蓝河打不开之后,急了,等他急了,叶修把手摊开,手心里赫然是一颗糖。


  


  “哟,猜对了。”叶修剥开糖纸,塞进蓝河嘴里。


  


  这种小魔术把戏,对手速快的人不是问题,叶修会很多此类小魔术。


  


  第二辆车也来了,陈果提醒叶修。


  


  “你逗小狗呢,赶紧的,把人扶起来带回去。”


  


  叶秋打开车门,苏沐橙抱着熟睡的囡囡上了车。


  


  叶修转头看着陈果,“急什么,这不是来了吗。”


  


  就这么和陈果扯了两句的时间,再加上叶秋和他搭话,再一回头的时候,蓝河不见了。


  


  “人呢?”叶修愣住了。


  


  他就一句话的功夫,原本蹲地上的蓝河没影儿了。


  


  陈果都坐到车上了,见叶修还没过来,打开车窗,探出头发问,“赶紧的,这儿不让停车。”


  


  “你们先走,我一会儿来。”叶修只好先让陈果等人离去,自己去找蓝河。


  


  叶秋敏锐的察觉到了一丝不对劲,他打开车门,果然看见,原本两个人的地方现在只剩下叶修一个人了。


  


  “你朋友呢?”叶秋感到惊讶。


  


  “不见了。”叶修无奈,“可能耐力值又加满了,你们先回去,我一会儿自己回来。”


  


  “没有车,你怎么回来?”叶秋不放心他。


  


  “就这么点儿路,走走就回来了,开车反而慢了,沐橙今晚上都累了,别耽误她们休息。”叶修说出了自己的考虑。


  


  女孩子的体力本来就不高,疯疯闹闹几个小时,还不得累坏了。


  


  叶秋想到这一层,也只好叮嘱叶修。


  


  “那你早点回来。”叶秋把自己的手机给他,“用这个给沐橙打电话,我也会打给你的。”


  


  “行了,走吧,我去找找蓝河跑哪儿了。”


  


  叶秋开车走了,留下叶修面对热闹的大街,毫无头绪。


  


  西湖区这一块儿,到了晚上很热闹,又是音乐喷泉,又是老人饭后散步,还有来来往往的游客,熙熙攘攘,热热闹闹,现在正好是七点半多,一个适合出来玩儿的时间点。


  


  叶修想找到蓝河,难度不大。


  


  他和蓝河似乎有一根看不见的线牵着,总是在他们互相有预感会看见对方的时候相遇,比如蓝河今天想‘不会遇到君莫笑吧’,他就一定能遇到君莫笑,又比如叶修看见眼前这个荣耀玩家体验活动的时候,心想‘蓝河不会跑这儿来了吧’,他真的看见了蓝河。


  


  蓝河正一脸严肃的站在台下,和台下的荣耀粉丝们一起,在主持人选择幸运观众可获得‘联盟官方签名海报’的时候,十分积极的举起了手。


  


  在h市,有荣耀的冠军战队兴欣,兴欣战队又正好在西湖附近,所以这里开展的荣耀线下活动实际上有很多,出门走在大街上都能看到苏沐橙的广告海报,特别是在联盟越来越商业化的今天,h市除了冠军队,还有不少如春后竹笋一样涌现的新战队,这些年轻的战队正是缺新鲜血液的时候,他们的实力虽然不强,还没有资格挤入赛季,不过在本市已经小有名气了,也收获了不少的粉丝。




  蓝河所在的地方举行的活动,就是h市几个新冒出来的战队联合举办的粉丝见面会活动,别说,台上坐着的几个战队穿着整齐划一的制服,有模有样的,其中还有几个长得十分好看的成员,放眼看去,粉丝也是女粉丝居多呢!




  这年头,周泽楷这样的选手是最吃香的,你游戏打的怎么样是次要,一个队里既要有‘叶修’‘黄少天’这样的实力派,也要有‘苏沐橙’‘周泽楷’这样的偶像派,当然,苏沐橙和周泽楷不可能是偶像派,他们也是实力可怕的选手。




  但是小战队可就招不到这样实力与偶像并存的成员,所以实力派的招够了,现在来招偶像派的,有偶像派的成员,包装一下,自然吸引了大量的女粉丝,有粉丝就有粉丝效应,最起码在收入这一块儿,有资金了。




  大部分的小战队走的都是这个模式,包括这个小活动。




  蓝河醉了之后,实在不像是一个喝醉的人,他看起来反而理智沉稳,要不是叶修心细,还不一定有人能看出蓝河是个醉鬼呢!




  叶修赶紧挤到人群中,但是女粉丝的战斗力十分可怕,叶修经过艰难险阻,好不容易杀出一条血路之后,蓝河的幸运体质发生效应了——他被主持人选中了!




  主持人选他的原因很简单,举手的大部分都是女粉丝,男粉丝少之又少,特别是长得好看的男粉丝,那就更少了。所以主持人一看到蓝河,几乎就确定是这个人了!




  一同被选中的,还有另外四个女粉丝。




  “让我们祝贺这五位幸运观众!”主持人的声音激昂,“当然,这次除了签名海报之外,我们的幸运观众还能和战队成员进行一场pk!”




  台下的女粉丝尖叫起来,叶修无奈的捂住耳朵,抵御高分贝的尖叫。




  “能得到职业选手的指点,我们来采访一下五位观众的心情吧!”主持人娇俏的一笑,把话筒递给了五人。




  前四位是粉丝,当然高兴的无以复加,第四位女粉丝激动地开口。




  “我最喜欢张继明的战斗法师,他是我见过玩战斗法师玩的最好的!”




  坐着的一个长得英俊的选手害羞的笑了下,看样子这是他的女粉丝,而张继明就是他。




  “扯淡!一派胡言!”蓝河还在另一种‘诡异的神志清醒’状态,他听完了立刻一点也不怜香惜玉的把女粉丝手上的话筒抢过来了,“战斗法师玩的最好的是叶秋!他是我见过玩的最好的战斗法师!”




  在座的谁没听过叶秋啊!尽管蓝河说的是实话,但是女粉丝,总归是喜欢选手比喜欢游戏多得多,你敢说她们的偶像半点不好,她们能把你骂的一无是处。




  主持人哈哈的笑着,“是啊是啊,不过叶神现在不在这里嘛!”




  台下‘没在这里的叶神’哭笑不得,蓝河一本正经的拿话筒说话的样子,就像一个鼓着气的包子。




  第四个女粉丝逞口舌之快,一股脑的怼上了蓝河。




  “怎么胡说了,叶修已经退役了,手速早就跟不上了!”




  “你胡说!叶神是最厉害的战斗法师!”蓝河不甘示弱,和小姑娘杠上了。




  要是此刻他是清醒的,他一定不会这么没风度,和一个小女孩子一般见识,但是此时的蓝河喝醉了,智商回到了他五岁的时候。




  蓝五岁不服,抢过话筒先吹了一波叶修,从他离开嘉世之后如何如何被抛弃,如何如何韬光养晦,卧薪尝胆,如何如何在新区里大杀四方。




  “那时候三大公会的会长都拿他没办法!都围着他转!”蓝河愤然道。




  “切!你说什么就是什么啊!你怎么知道啊!”女粉丝不屑。




  “当然!因为我就是蓝溪阁十区的会长!”蓝河暴露了。




  叶修在台下捂着脸,这货喝醉了之后简直口无遮拦,有啥说啥,他还不知道,在游戏里和他作对的‘蓝河’,在现实里竟然这么给他捧场。




  女粉丝被逗得咯咯咯直笑。




  “就你?你要是蓝溪阁的分会长,那我就是叶修的女朋友!”




  台下哄笑,蓝河脸涨得通红。




  “这个,这个也是我啊……”他小声嘀咕一句。




  “好啦好啦,叶神人家可是神,咱们凡人和凡人比,来来来,这个小哥,看你信心满满的样子,想必也是个荣耀高手吧!”主持人来打圆场了,她故意给蓝河下套。




  叶修皱起了眉头。




  “啊?”蓝河没反应过来。




  “和我们继明选手切磋一把,如何?”主持人开口。




  这就有点儿欺负人了,战队是小战队,但是既然能成为职业选手,一定是吊打普通玩家的,蓝河这个状态,连平时的一半都没有,更不可能是对手,综上所述,主持人就在强人所难,俗称:欺负人!




  蓝河被赶鸭子上架,坐到了舞台左边安排好的两台电脑前,这两台电脑都用挡板稍微隔了一下,但是意义不大,蓝河坐在了右边的位置,靠观众,那位英俊的张继明选手坐在左边,靠舞台。




  二人上线就去了竞技场,五十秒就结束了战斗,当然是蓝河惨败,他连键盘上那几个键在哪儿都摸不清楚了,完全是凭借本能在乱打一气,观众看着大屏幕上蓝河的操作,哄然大笑。




  “哎呀,输了,继明的战斗法师真的很厉害呢,不过这个小哥也不要灰心,再给你一次机会找个外援如何?”主持人幸灾乐祸的看着蓝河,台下都是女粉丝,她料定没人愿意帮蓝河,就算是有,也一定打不过职业选手。




        张继明站起来,风度翩翩,“承让了,我也是叶神的粉丝,不过现在是年轻人的天下了,虽然叶神很值得我们学习,但是人总要往前看的。”




        女粉丝添油加醋,“哼!还以为有多厉害呢,粉丝就这样了,还能指望叶修多好啊?”




        蓝河怒了,一拍桌子站了起来,罕见的爆粗口了。




      “你懂个屁!”蓝河瞪大双眼,“叶神是世界上(仅次于黄少)最——好的男人!你根本不了解他!他游戏玩的好!正直善良!人又温柔!你知道他当年有多努力吗!”




        主持人听完,略显尴尬,没想到这个小哥竟然还是个叶修的脑残粉,这架势,和下面的女友粉有的一拼!




        主持人赶紧说,“我当然知……”




       “你知道个屁!”蓝河打断她,“再bb就来竞技场单挑啊!小爷大号行不改名坐不改姓蓝——桥——春——雪!”




         蓝河拉长了声音,撕心裂肺的干嚎,两边的保安看着有些不对劲,过来拉住他。




         主持人汗颜,算是明白了,搞了半天这家伙竟然是个醉鬼!




       “带他下去,我们这儿搞活动呢!喝醉了来捣乱干什么!”




         两个保安一边一个架着蓝河,蓝河手被制住了,两条腿还在折腾,努力挣扎。




       “放开我——放开我——有本事开大号来竞技场单挑啊——”




    叶修终于看不下去了,走了两步,把蓝河提起来。




      “我来吧。”叶修对主持人说。“不是可以找人帮他打一盘吗?”




   这个主持人是个外行,今天要来主持节目,她才疯狂的补了一些荣耀相关的知识,能知道‘叶神’,还是因为叶修的名气太大了,只要提到荣耀,就得提到叶修,但是她光知道,也没看过叶修长什么样,如今见来了一个帮忙的,就找了个凳子给他坐。




  “还真有帮忙的傻子啊?”主持人嘀嘀咕咕。




  叶修从后面绕上来,只有主持人注意到他了,他躲开了大部分观众的视线,坐下来又有挡板隔着,台上的战队选手只能看到他的头顶,要不然一定早就尖叫出来了!来的人是谁,是叶修啊!叶修是谁?不管他是谁,总之能让你输的裤子都没有就对了!




  叶修坐下,蓝河脑袋昏昏沉沉的靠着他,支支吾吾的开口,“我输了……”




  “恩,所以世界上最好的男人现在来帮你了。”叶修随口答道。




  “我没有稀有材料了……”蓝河嘟囔,还惦记请叶修帮忙得付稀有材料的事儿。




  “当聘礼了。”叶修逗他。




  蓝河醉了之后可体会不出叶修逗他,傻乎乎的瞎乐。




  而此时,大屏幕上显示,竞技场的战斗已经开始。






tbc



评论

热度(30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