允夏natsu

【叶蓝】夫妻任务[18]

哈哈哈哈哈哈

宝批龙:

*恋爱使人盲目


*老魏:我这辈子都没想到叶修这种不要脸的人竟然要脸了!


*小蓝啊,韩剧套路要少看,你这辈子走的最长的套路就是叶修的套路啊……


*“我已经发现了。”笔言飞说,“蓝河不是去当卧底的,他是去卧床的!”




  叶修没有说话。


  


  蓝河真的不敢动了,其一是万万没想到叶修这个惊世骇俗的举动,其二则是外头的那群小混混还没走。


  


  “我靠!大哥,这里有两个男的在打啵!”


  


  “没见过世面啊你!靠!给老子把刚才那小兔崽子找出来!”


  


  “没见过啊,大哥!”


  


  “你他妈要站在外面围观啊!干你娘,快滚!”


  


  蓝河听到动静,等巷子外的人都走光之后,他推开叶修,脑子里正在激烈斗争,面前摆放着两条路,你要直还是要弯。


  


  “干嘛呢,小蓝,人都走了你还发什么呆。”叶修说。


  


  蓝河一脸凝重。


  


  “你等等,叶神,让我梳理一下刚才的神展开。”蓝河咳嗽一声,撑着墙壁,“我的脑子有点儿乱。”


  


  “电视上不都是这么演的吗,沐橙就爱看这些。”叶修很坦然,坦然的太直白了,连蓝河都有点儿动摇了。


  


  “我靠!那你也不能随便实践啊!”蓝河崩溃。


  


  “这不非常时期非常做法吗。”


  


  蓝河只想挠墙,叶修现在看着不像是有什么尴尬的,要是他显得尴尬,那不是就直接暴露了他心里有鬼吗!


  


  “况且咱们不还是夫妻吗。”叶修笑他,“天经地义啊,小蓝,这就是你不对了!”


  


  “我靠到底是谁不对啊!那个夫妻能作数吗!你丫能抓着这梗玩儿多久啊!”蓝河就差揪着叶修的领子吐血了。


  


  “你不是要始乱终弃吧……”叶修大惊。


  


  “我这……你这……我……”蓝河无话可说,在心里呐喊一声:太他妈不要脸了!


  


  蓝河气急败坏的做了几个深呼吸,冷静下来之后,似乎刚才尴尬的氛围全都没了。他心里嘀咕,奇了怪了,原本自己还想着是不是那点儿小心思暴露了,这以后两人见面该多难堪,结果叶修三言两语的就用他极其擅长的不要脸方式化解了这个问题。


  


  蓝河内心无力:果然和这货在一起根本没什么尴尬可言!


  


  “算了算了,叶神,我输了输了。”蓝河只能讨饶。


  


  两人从巷子里走出来,外面的天气似乎更冷了,蓝河穿的其实不少,但是他是个天生不抗冻的,每年冬天无论穿的再多手和脚都是冰冷的,他还不要脸的自诩自己上辈子是天使,被笔言飞狠狠地嘲笑过,说蓝河这是言情小说看多了吧!


  


  今年的冬天也不例外,g市还遭遇了所谓的寒潮影响,蓝河把手插在口袋里都捂不暖和,只能双手交叉塞到袖子里,街上的路灯昏昏暗暗地,大马路上的车辆明显比白天的少了,已经到了这个时间点,有些大点儿的购物中心都关门了,开着的只有二十四小时的便利店和路面卖关东煮的小摊子,叶修路过摊子的时候站着不动了。


  


  “你想吃这个啊?”蓝河惊讶道。


  


  “天这么冷,来两串热乎下。”叶修站在关东煮的摊子前,似乎在挑选肉串。


  


  蓝河对什么关东煮是不感兴趣的,但是叶修想吃,他认为自己挣表现的机会又来了。


  


  “想吃什么尽管挑!我请客!”又是这句话。


  


  “嚯,这不行,刚才说了我请,出尔反尔可不行。”叶修飞快的挑好了关东煮。


  


  店家是个和蔼的老婆婆,给他们俩的杯子里装了一大碗热乎乎的汤,叶修递给他,蓝河伸手来接,热量隔着杯子把他的手捂暖和了。


  


  “啧啧啧,这才是人生啊……”叶修已经动嘴开始吃了。


  


  蓝河也不客气,吃的欢快,当然,总不能一边走一边吃,二人找了路边供逛街的游客累了之后休息的长板凳,坐着感慨。


  


  吃到一半,蓝河的手机又响起来了,这回不是打电话,而是微博提示。


  


  他原本不想理,但是微博提示显然是新闻推送,这个新闻推送,蓝河眼尖的一瞥,差点儿把自己嘴里的牛肉丸子吐了出来。


  


  [电竞日报:震惊!叶修大神妻子竟然是个男人!]


  


  “我靠这什么玩意儿啊!”蓝河放下关东煮,打开微博想去看一眼新闻,结果铺天盖地的消息把他吓得手抖了一抖。


  


  “两万多消息提示!我日……我该不是睡着的时候去抢银行了吧!”蓝河手忙脚乱的又去点消息,一看下来全都是转发他的自拍,也有艾特他问他和叶修什么关系的。


  


  蓝河从头到尾看了一遍,立刻就理清了来龙去脉,也终于知道笔言飞为什么警告他千万不要上网了。


  


  “一惊一乍的干什么。”叶修问。


  


  “人生第一个绯闻,竟然是男的!太惊喜了!”蓝河把手机递给了叶修。


  


  “哦,电竞日报,这报纸记者我认识,一个很喜欢八卦的小姑娘。”叶修点头。


  


  “看出来了,这记者没去uc震惊部上班可惜了。”蓝河无奈,“叶神,你要不要通知战队做公关啊……”


  


  蓝河看到网上这些猜测,有些颓废。


  


  “做公关干什么?”叶修惊讶,“那不是摆明了说咱俩有一腿吗。”


  


  蓝河心说:一条腿怎么够,那得有八条腿都不嫌多!


  


  但是他开口,“说的也是,这些网友太八卦了,给我们纯正的革命友谊泼脏水,资本,绝对的小资本的阴谋!”


  


  蓝河翻了翻热门,有两三条都在八卦叶修,他灵机一动。


  


  “来来来,叶神,在下有一妙计!”蓝河勾了勾指头。


  


  “我靠,小蓝,你现在的表情很阴险啊!”叶修退后了一点儿。


  


  蓝河把手里的关东煮放到叶修手里,叶修这下左右手拿了一个,蓝河已经把前置摄像头打开了。


  


  “瞧瞧哥这颜值,不开美颜都能hold住。”蓝河转了转摄像头,把叶修也放进去了,“叶神,不要害羞,笑一个!”


  


  叶修无奈的笑了一下,倒是蓝河咧开嘴笑的阳光灿烂,他拍好了琢磨了一下,打开微博就发了。


  


  @蓝桥春雪:请我大哥吃海底捞![图片]


  


  “发微博干什么。”叶修问。


  


  “哈哈哈,蹭热度!”蓝河故意翻开自己的粉丝数量,“你看看,现在我也是个网红了。”


  


  “不错不错,可以接广告了。”叶修配合的点点头。


  


  “那必须的,就先接一个百度的广告吧!”蓝河大言不惭。


  


  “我靠,蓝河大大谦虚了,怎么的也得从苹果广告接起吧!”叶修真诚的建议。


  


  “做人先不要这么高调。”蓝河拿过自己的关东煮,“要一步一步,脚踏实地的做人。”


  


  “啧啧啧,不得了,人生导师啊,小蓝。”


  


  “客气客气,不敢不敢,偶尔为迷途浪子指点人生。”


  


  “那你给我指点指点。”


  


  “那就更不敢了!”蓝河夸张的喊道,他心里却是想:我对插手你的人生比较感兴趣。


  


  蓝河的微博没发出去几分钟,黄少天就转发了。


  


  转发内容是:我靠背着我们开小灶啊!不服不服啊!我也要吃海底捞!


  


  黄少天一转发,职业选手就跟着来凑热闹了。


  


  @乔一帆:我也想吃……//@魏琛:妈的狗男男又出去厮混,给老子打包带一份回来!//@喻文州:少天,吃多了上火,不好。//@黄少天:我靠背着我们开小灶啊!不服不服啊!我也要吃海底捞!


  


  蓝河的这条微博发的时间点掐的好,他和叶修当时那个抢boss的乌龙不说人尽皆知,但是看到的人确实多,不存在什么其他说法,媒体无论怎么造谣,在没有证据的情况下,总不能真的一口咬定叶修的感情生活问题,再加上蓝河坦坦荡荡的,不藏着不掖着,叶修当年开着君莫笑的号又的确和蓝河最早打的交道,这事儿当年就有不少人知道,这几天在论坛科普的差不多,所有的可能性都指向叶修和蓝河这个人,的确有私交,而且私交关系不错。


  


  但凡叶修私底下交一个朋友,媒体他丫总不能都二话不说上前就问:你是不是叶修男朋友啊?


  


  ——粉丝一人一句就能把你喷死!


  


  倘若媒体如此造谣之后,蓝河偏偏支支吾吾,遮遮掩掩不说,那才是真有问题呢!


  


  可惜蓝河本人心里有点儿问题,这不这问题还没有进行战略部署,来不及什么五年计划,十年奔小康的实现,他和叶修现在确实清清白白,属于革命友谊初步的巩固阶段!


  


  造谣?流言?在事实面前都不堪一击!


  


  粉丝很快就不把这当一会儿事了,联盟内部战队都喜欢炒cp拉cp提高热度,增加粉丝呢!粉丝对此当然是喜闻乐见的,本身就是看的开心,谁当真谁傻逼!


  


  但是蓝河的关注点很快就错开了。


  


  “黄少关注我了!!!”他从凳子上跳了起来。


  


  “至于嘛,黄少天早就关注我了。”


  


  “能一样吗!!!”蓝河捧着手机,双眼冒星星。


  


  “这个,小蓝,你这么大了,还跟我们老板似的追星,你合适吗……”


  


  “你不懂的,我玩儿……”蓝河正想滔滔不绝的给叶修安利一下黄少天的优点,结果发现对方是比他更了解黄少天的人,蓝河无语了,“算了,算了,你这种人生赢家不会明白小粉丝的心情的!”


  


  蓝河又在黄少天的主页面里翻了两下。


  


  “有这么开心吗?”叶修吐槽。


  


  “精神粮食,明天可以早起不用吃饭工作一天!”


  


  微博上的转发风格已经从黄少天的‘为什么不带我出去开小灶’变成最后的艾特苏沐橙大行动‘女神请多关爱孤寡老人’!


  


  原因还是因为叶修那个无奈的表情,往年都是苏沐橙带着他到处吃东西,今年直接沦落为和蓝河两人难兄难弟,吃一个‘关东煮’模式的‘海底捞’,连四个框都凑不齐!


  


  渐渐地转发评论变成了:


  


  “叶神的家庭地位日渐低下,请女神常回家看看,关爱孤寡老人!”


  


  “哈哈哈哈哈苏妹子你多陪陪叶神啊!深夜他被冷风吹!”


  


  “两大老爷们儿为了深夜孤独流浪,是女神的遗忘还是人性的堕落!”


  


  “叶神:我能怎么办我也很绝望啊!”


  


  最后苏沐橙终于在千万网友的艾特下姗姗来迟,转发了蓝河这条微博。


  


  @苏沐橙:我想吃烤红薯[吐舌头]


  


  蓝河自然看到了,他拿给叶修看。


  


  “我们去买烤红薯吧!”这是蓝河


  


  “她怎么吃不腻。”这是叶修。


  


  “苏妹子很喜欢吃吗?”蓝河站起来,四下张望,寻找烤红薯。


  


  “好多年前的事情了,回去看见了给她买一个,现在买了会冷。”叶修说。


  


  对于叶修和苏沐橙的往事,蓝河了解的不多,他对荣耀八卦不感兴趣,唯一感兴趣的就是开着马甲到处和黄少天的黑粉对掐,蓝河也不好打听别人的家事,于是坐下来,转移话题。


  


  “我还欠你一份生日礼物啊,叶神。”蓝河主动提起。


  


  “哦,你要送什么?便宜的不要啊。”叶修开口。


  


  “我擦……叶神,你也太直白了!”


  


  “当然,不要白不要嘛。”


  


  蓝河考虑一下又开口,“你以前收到过什么样的礼物?”


  


  “怎么,你要参照一下吗?”叶修想了想,“很多,键盘鼠标电脑之类的……”


  


  “还有账号卡。”叶修补充道。


  


  不愧是叶修,这简直是和他脑补的一模一样,蓝河当然不想自己的礼物和别人一样这么平凡,他总要挖空心思想点儿别出心裁的。


  


  “你就没什么想要的吗?”蓝河试探的问道。


  


  “有啊,冠军。”


  


  “我靠!”蓝河吐血,“无能为力啊……”


  


  “所以你别瞎凑热闹了。”叶修提醒他,“不如卖身过来帮我管理工会吧,放心,黄少天那边我一定帮你瞒着,不会告诉他你叛变了。”


  


  “我哪里叛变了!”蓝河怒了。


  


  “你哪里没有叛变,你看看,打开蓝桥春雪的号,告诉我他头顶上的几个字儿怎么念的。别说不会念啊,我鄙视你。”叶修慢悠悠的说。


  


  “……我擦!”蓝河无言以对。


  


  叶修见蓝河闷闷的埋头吃关东煮,一副郁郁寡欢的样子,他看了一眼,主动开口。


  


  “沐橙小时候就爱去游乐园……”


  


  “女孩子嘛……”


  


  “的门口。”叶修补充。


  


  蓝河没意识到叶修打开了一个新的话题,不过他倒是因此没这么郁闷了,叶修虽然总是把他堵的半句话都说不出,但神奇的是,蓝河竟然也不是真的生气。


  


  “门口?”


  


  “对啊,门口,没钱嘛,游乐场门票要一百八一张呢。”叶修掰开手指头算道,“三个人就是五百四十。”


  


  “三个人?”


  


  “还有沐橙的哥哥,那时候我们三个住在一起,吃了上顿就得担心下顿,哪儿有钱去游乐场。”


  


  蓝河还不知道叶修有这么穷困潦倒的过去,他当时看到叶秋,那气度和风采,绝对不是普通人家出来的小伙子啊!


  


  “所以沐橙生日的时候,我们就带她去游乐场门口转转。”叶修慢吞吞的说来。


  


  “门口有骗小孩儿的小摊子,沐橙喜欢那个装在球里的鱼,十五块一个,老板说不会死的,我和他哥省了第二天的午饭前凑着买了一个。”叶修想到这里,突然咬牙切齿起来,“结果那鱼第二天就死了!沐橙从早上哭到中午,我和他哥去找老板算账。”


  


  “后来呢?”蓝河紧张道。


  


  “后来老板不肯换,我和沐橙他哥被追着打,唔,我想想,跑了三条街,命都去了半条。”叶修想起这段往事,依旧苦不堪言。


  


  蓝河却开心不起来,“这老板心太黑了吧!”


  


  “是啊,后来有钱了,那种装球里的鱼绝版了,门票也买得起了,只不过没时间去了。”


  


  话题又沉重起来了,蓝河赶紧接话。


  


  “我妹妹也喜欢去游乐场,要是有机会的话,我请你们去玩!”


  


  “哟,真的啊,这话说出来可不能赖皮。”叶修笑呵呵。


  


  “废话,我是出尔反尔的人吗!”蓝河拍了拍胸口。


  


  “走吧,再不回去明天早上的飞机起不来了。”叶修站起身。


  


  “啊?明天就走啦?”蓝河顿觉可惜。


  


  “舍不得哥可以跳槽来兴欣,给你开双倍工资!”叶修寻他开心。


  


  “不要挖墙脚,我对蓝雨的爱天地良心,日月可鉴!”


  


  “这么喜欢黄少天?”叶修一边走一遍开口,“我给你爆个料,黄少天喝醉了会乱亲人!”


  


  “我靠真的假的?!”蓝河震惊了。


  


  “当然,他亲过喻文州啊!”叶修说的仿佛真的有这么一回事一样。


  


  “不会吧!”蓝河的表情已经不能用震惊来形容了,“这……这还……还……”


  


  叶修忍不住了,捂着肚子哈哈大笑,“我骗你的。”


  


  蓝河面无表情的捏软了手里空了的关东煮杯子。


  


  “你这是造谣!抹黑黄少的个人形象!”蓝河愤愤不平的为自己偶像说话。


  


  “你要秉公执法,不念旧情的关押我吗?”


  


  “废话,我跟你这种黑粉没有旧情可以念,少套近乎!手举起来!”蓝河用手比了个人造手枪,公正言辞的对着叶修。


  


  “好好好,我投降了。”叶修举起手。


  


  “犯罪嫌疑人配合警官执法,扣留之后酌情减刑。”蓝河学的有模有样的。


  


  “警察叔叔不行啊,你这手铐都没有,我跑了怎么办?”叶修替他担心。


  


  蓝河笑了声,“呵呵,早就给你准备好了!”


  


  他把手握成空心拳,想要扣住叶修的手腕,叶修的这双手有多少灵活,还没人去做过调查,但是蓝河却在扣上的一瞬间就被他逃脱了,叶修的左手打了个响指,从被扣住变成了和蓝河交叠相握,拿开的时候,蓝河的手里赫然多了包装好的四颗白色的胶囊。


  


  “胃药,晚上的时候记得吃,还有明早的一份。”叶修摆摆手。


  


  蓝河在一瞬间愣住了,干巴巴的开口,“你,你什么时候买的?”


  


  “哥用的着买吗,这是魔法!”叶修又打了个响指,手上立刻出现了两颗糖果,“别怕苦就不吃了啊,蓝河。”


  


  蓝河接住两颗奶糖,震惊了。


  


  震惊的同时,又因为莫名其妙的情绪而感到全身都不对劲。


  


  他这是被撩了吗?是吧?是吧?叶修什么时候还会这种小魔术的?我靠必杀啊!


  


  蓝河半天没回过神。


  


  他的确没想到叶修心细能到这个程度,蓝河胃不好,冰吃多了一直隐隐作痛,但是他这一路上可没有半点儿表现出来,难不成叶修是瞎猜猜中的吗!


  


  叶修当然不是瞎猜,他对人的细节把控能力估计是天生的,特别是像蓝河这种容易一眼就看穿其内心活动的,叶修想装傻充愣都不行,这货一旦心里想什么,脸上就立刻写出来了,没见过这么不设防的!


  


  “愣着干嘛啊,外边儿这么冷。”叶修搓了搓手臂,头也不回往前走,“冻死了,回酒店回酒店。”


  


  回酒店之前,蓝河还惦记着烤红薯,果然绕去了远一点的小摊子上买到了,红薯自然交给了叶修,他心情上下起伏严重,逃难似的跑回了自己房间。


  


  蓝河坐在床上,久久不能动弹,他认真思考了一下,觉得这样下去不行。


  


  “我得写个什么计划出来。”蓝河对这个很拿手,没有把握的事情他也不敢做,“还是先去网上百度一下怎么追人好了。”


  


  蓝河于是一晚上没睡觉,端坐在电脑前也不打荣耀,看了一晚上的韩剧推荐和偶像剧常见套路,当然也看了很多谜一样的追人套路,但是这个套路放在叶修的身上,很明显就行不通啊!这这这,这什么送玫瑰看海看日出,不如和叶修打荣耀来的增进感情一些!


  


  二十多年没有在追人方面遇到过难题的蓝河,彻底被难住了。


  


  他要追的可不是什么小打小闹的人物,而是荣耀史上最难搞定的终极boss,还是不能开团,只能单挑的!


  


  “命苦啊!”蓝河终于支撑不住,头砸在电脑桌前,睡着了。


  


  至于全明星结束之后,上了几个礼拜的班,连笔言飞都发现蓝河的心不在焉了。


  


  “你是不是感情受挫了。”笔言飞高深莫测的开口。


  


  “我靠!这么明显啊!”蓝河拍了下桌子。




  他实际上不是感情受挫,而是还没开始。




  蓝河现在深刻无比的感受到了,追一般的女孩子都是:追人,从入门到成功!




  追叶修就成了:追人,从入门——到放弃!




  得!还没开始就结束了!


  


  “废话,你看看你自己这张寡妇脸!”笔言飞啧啧啧的开口。


  


  “你妹啊!你再说一句试试看!”蓝河掀桌。


  


  “我不说了,我只是国际人道主义给你的友情关爱,如果什么过不去的坎,就去蓝雨的食堂吃饭吧!”笔言飞回忆起自家战队的食堂,那里几乎是吃货的天堂,“如果还过不去,那就吃两顿,或者和黄少一起吃,人生赢家!”


  


  “滚滚滚,别来烦我。”蓝河烦躁的摆手。


  


  笔言飞一看,有些纳闷儿,竟然连搬出黄少天都没能抢救回蓝河的兴趣,他感受到了事情的严重性。


  


  “要不下班的时候,咱哥俩聚一聚。”笔言飞斟酌的开口。


  


  “是啊!”入夜寒坐在对面,真情实感的开口,“你有什么不开心的说出来,哥几个开心开心!”


  


  “你丫有完没完!没看见老蓝深陷中年感情危机了吗!”笔言飞砸了本书过去。


  


  “什么玩意儿!”蓝河头更痛了,“跟你们每天生活在一起的每一分每一秒,都是对我智商的侮辱!”


  


  话毕,下班的铃声终于响了。


  


  笔言飞揽着他的肩膀,“走吧,我舍命陪君子!”


  


  晚上没有加班,全明星周末结束之后,没多久就快要到春节了,蓝河和笔言飞走在路上,已经彻底的感受到了节日来临的气息。




  “这都快过年了啊,没注意啊……”




  “是啊……”蓝河无精打采。




  “你今年过年留在g市吗?”




  “看俱乐部放假情况,时间短的话我就……”蓝河话说到一半,突然回过神来,“我得回家!”




  他怎么忘了,自己是h市人,兴欣就在h市啊!




  “回家就回家呗,你突然这么激动干什么?”笔言飞被蓝河吓了一跳。




  蓝河却是没心情再听笔言飞说什么了,他接下来的日子里,估算着放假的日期,早早地就把回h市的机票定好了,又等了将近一个月,俱乐部的春假终于迟迟到来。




  春运不管在什么地方都是很挤,蓝雨今年放的算是早的,但是从萧山机场出来,蓝河还是彻底感受到了国家人口的密集!




  他打了个电话给司机,司机那边一听到蓝河回来了,立刻开车到了萧山机场。




  蓝河大包小包的带回了g市的特产,对着司机就抱怨开了,“李叔,我果然只有在挤公交和排队等出站的时候才意识到人口计划生育是多么正确的政策!”




  李叔乐呵呵的帮蓝河装好了行李,“太太明后天就回国了,和先生一起回来。”




  “囡囡呢,她在家没少给你和杨阿姨添麻烦吧?”蓝河坐上了车。




  “小小姐乖的很,就是想你们了。”




  “她能想我,我看是想我带着的吃的了。”蓝河嘴上这么说,心里也有点儿迫不及待的想回家了。




  蓝河住在西湖景区一块儿,地价贵的吓死人,出门就是一片宽广的大湖,不过临近春节,西湖也没什么人逛了,他东西一放下,就忍不住屋里跑。




  登上电脑,打开荣耀,一看,君莫笑果然在线。




  蓝河立刻发过去消息:叶神,在不在,在不在?




  那边回复的也快:在呢?干嘛呢?




  蓝河:我有一个朋友,想约你出来玩儿




  君莫笑:哦,什么朋友




  蓝河:为人又帅又温柔,玉树临风,风流倜傥,人见人爱……




  君莫笑:你这个朋友怎么这么像我啊!




  蓝河:……




  君莫笑:呵呵,哪里见面?




  蓝河:胜利剧院!




  蓝河约好了地点,立刻打开柜子,一股脑的从里面掏出了平时从来都没穿过的衣服,蓝河母亲是搞艺术的,自然对衣服的品味就高,除了给自己买衣服,最大的兴趣就是给蓝河买衣服,无奈蓝河的直男审美只局限于短袖和运动裤,买再多给他,他也不穿。




  今天稀奇的是,蓝河竟然翻箱倒柜的倒腾起自己来了!




  “杨阿姨,你看我是把衣服扎进去帅,还是扯出来帅?”




  “都好看!”




  “那我是穿这个黑色的好看,还是灰色的好看?”




  “都好看!”




  “杨阿姨,你别敷衍我啊!”蓝河无奈的看着上来凑热闹的杨阿姨,他原本是想让自家阿姨给自己挑一挑衣服的。




  “远仔交女朋友啦?”杨阿姨年纪四五十岁,最热衷于给蓝河拉皮条介绍对象,比他妈介绍的还勤快!




  “还没成呢,这不是来问你吗,要是穿丑了人嫌弃怎么办!”蓝河撒娇。




  “都好看的,穿什么都好看!”




  这边蓝河在屋子里瞎折腾,那边挂在线上的叶修,坐在电脑前也没动静了。




  网吧里临近春节,也没多少人,老魏抱着地摊上淘来的男人装,美滋滋的欣赏前凸后翘的热辣美女,偶尔吹一两声口哨。




  安安静静的环境,冷不丁的就听到了坐在前台,叶修的声音。




  “你们觉得……我穿什么比较好看?”




  魏琛一听,差点儿没稳住自己的身体,从凳子上滚了下来。




  陈果在一旁更是没憋住,一口水全喷在桌子上。






tbc




结果电脑还没有修好!!只能把自己以前的老年机笔记本翻出来试了下,竟然还能用,泪流满面!

评论

热度(36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