允夏natsu

「零凛」无题3

٩( ´朔间兄弟好虐QAQ` )و

活在梦里:

17.


 


“啧啧啧,狗狗,吾辈有事情想问你呢。”


“你那啧啧是怎么回事,别真的把老子当狗啊!说吧,什么事。”


“啊呀啊呀,你们这些年轻人的话吾辈是越来越听不懂了”


“有话快说,卖什么关子。”


“什么叫做「彻底」呢。”


“哈?”


 


万圣节过后,朔间零想了很久,朔间凛月口中所说的“彻底”,是什么意味。


 


“啊……这孩子,到底想要什么呢。”


 


 


他们在学院里碰见,朔间凛月还是一如既往地冷淡,不过相对之前来说,他们两个的关系已经缓和了许多。


 


“啊呀啊呀,凛月在这里睡觉呢?”


午休时间,朔间凛月躺在树荫下打盹。


“……你好烦啊,不要吵我。”


“啊好好好,那哥哥也睡吧,这天气还真是适合睡觉呢。”


“啧。”


朔间凛月翻了个身,不理会朔间零的碎碎念。


 


斑驳的树影,温暖柔和的风,午后空旷的操场。


 


……的确很适合睡觉呢。


现在已经是暮春了吧。


 


“唔……嗯?”


朔间凛月醒来时,明月已高高升起。


 


这里是……


“凛月~♪你醒啦?”


 


朔间凛月被突然的说话声吓了一跳,再一看朔间零正撑着头躺在他的身旁。


 


“……你先解释一下我为什么会和你睡在一起,还有这是哪里,不是音乐室吧?”


“哦呀~我们今天不是一直睡在一起吗,库库库,今天可是凛月难得没有拒绝和兄长一起睡觉呢,想想就要落泪了……”


 


朔间凛月“啧”了一声,从棺材坐起来。


 


这是轻音部。


 


“凛月要走了吗?已经快十二点了哦,校门已经关了呢。留在吾辈这里吧,吾辈会给你唱安眠曲哦?”


“和你这种血里带着霉味的人没办法一起睡觉吧,哪里都好总之不会呆在你的身边。”


“库库库,还真是头也不回地走了呢,刚刚不是睡得很好吗?凛月要去散步吗?吾辈也一起吧?”


 


朔间零抓起一旁的外套,追向朔间凛月。


 


“不要跟着我,给我消失。”


“还真是冷淡呢。凛月心里明明不是这样想的。”


 


他们在空无一人的长廊上走着,朔间凛月的步伐有些急促。


今夜是月圆之夜,吸血鬼食欲最强烈的时候。


睡了一天的朔间凛月现在饿得难受,口罩放在音乐室了,小杏也不在这里。他不像兄长对血的味道犯恶心,他是一个正常的吸血鬼,这种时候没有血的话根本没办法保持理智。


 


他害怕对跟在自己身后的朔间零做出什么不可挽回的事情。


 


要快点,快点甩掉这个人。


 


“啊呀啊呀,凛月不要走那么快嘛……吾辈怎么说也是老……”


 


身后的声音渐渐微弱。


 


“喂。”


 


朔间零扶着墙壁蹲坐在地上。


 


“兄……哥哥?!”


 


朔间凛月在朔间零面前蹲下,拉过他的手。


 


比平时还要冰凉。


 


朔间零贫血。加之平时没有吸血的习惯,在这种时候体力比平时消耗得还要更快。


 


“唔。”


 


朔间凛月在食指上咬开一道口子,深红的液体一点点从里面渗出。


 


“先用这个撑一下。”


 


朔间零被朔间凛月的举措吓清醒了一半,慌张的掏出手帕给他止血。


 


“凛月是笨蛋吗。虽然吾辈感动得想落泪,但是不许凛月这样做。”


“吾辈本来就不是嗜血之人,只是年纪大了多走几步都要停下来休息呢,吾辈再在这里休息一会儿就好了~库库库,如果凛月愿意陪在吾辈身边的话,吾辈可能会恢复的更快哦。”


朔间凛月沉默地坐到朔间零身边,右手还紧紧地握着朔间零冰凉的手。


从年幼时开始便是如此。


不管怎么紧紧地握住那人的手,却总是没办法把手里的温度传递给他。


 


“刚刚吾辈真的差点要落泪了呢,但是想着在凛月面前要有哥哥的样子呢~”


虽然平时总是说着消失消失的,但是还是怕哥哥死掉吧,我们凛月果然是个好孩子呢。


朔间零这样想着,又忍不住“库库库”地笑起来。


“啊呀,说起来今晚是月圆呢。凛月不饿吗?饿的话吸哥哥的血也是没事的哦?虽然吾辈讨厌血腥的味道,但是确是很乐意给凛月吸血呢~♪”


“谁要吸发霉的血,你再啰嗦我就让你一个人在这里不管你了。饿到昏倒的人还敢说要给人吸血呐~还真是好笑呢。”


“我啊…还真是庆幸自己是凛月的哥哥呢~♪被凛月救了一命呢~倘若我不是凛月的兄长,只是一个昏倒在路边的老人,凛月估计就会远远走开了呢,库库库……”


“……”


“哦呀,怎么不说话了呢?吾辈只是开玩笑罢了,因为凛月是个心地善良的孩子呢。”


 


如果你不是我哥哥,那就好了。


 


朔间凛月拿开包裹住手指的手帕,带有腥甜味道的手覆住朔间零的眼睛。


 


“哦呀,凛月怎么了吗,哥哥现在还不想睡哦?因为凛月在身边,吾辈现在可是很精神的呢……唔。”


 


朔间零一张一合的唇被一片柔软堵住,随即口腔内充满甜腻的腥味,处于黑暗中的瞳孔一瞬间被放大。


 


“就算你不是兄长……吸血鬼也是要吸血的吧?”


 


“凛月?”


“同类的血,和人类的血不一样吧?”


“啊…”很甜。


“能走了吗。”


朔间凛月若无其事地起身,拍了拍裤子上的灰尘,刻意背对着朔间零的脸红得厉害。


 


“凛月。”


“不要叫我。”


 


这就是你说的,「彻底」的东西吗。


为什么要越过那条界限呢。


我的弟弟。


 


朔间零苦笑。


 


“走吧。”


 


他揉了揉朔间凛月的头。


评论

热度(119)

  1. 允夏natsu活在梦里 转载了此文字
    ٩( ´朔间兄弟好虐QAQ` )و